多品类化工原料供应紧缺价格疯涨 产业链上游“欢喜”下游“愁”

2021-10-22  来源:证券日报网

本报记者 曹卫新

能耗双控及限电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化工行业供需格局失衡,多品种化工原料价格节节攀升。中宇资讯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包括液氯、天然气、烧碱、醋酸等在内50个品类的化工产品价格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16个品种的化工原料年内涨幅超过一倍。 

“9月份以来尤其明显,我们生产过程中需要用到的双氧水、硫酸、盐酸等原料的供应有时都不能保证,价格方面今年以来起码都是翻番。”南通地区某纺织企业相关负责人李先生(化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涨价潮来势汹汹,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场由原材料价格上涨引起的“蝴蝶效应”正在波及整个产业链。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中下游企业在产品“涨”与“不涨”间左右为难,走在涨价或已涨价的路上。

供需矛盾激化

原料价格节节攀升

今年9月份,云南省印发《坚决做好能耗双控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确保黄磷行业2021年9月份至12月份黄磷生产线月均产量不得超过2021年8月份产量的10%(即削减90%产量)。

限产90%消息影响下,叠加库存水平低、环保督察及限电等影响,黄磷行业整体开工率处于低位,价格短时期内大幅拉涨,市场中一度出现70000元/吨的超高报价。

“不仅仅是黄磷,包括丙环唑、甘氨酸等在内的化工原料价格都在涨。”南通地区某精细化工公司某副总经理告诉记者,“国庆期间,黄磷市场有价无市,主流价格暂稳。国庆假期后,多数企业仍无报价,个别企业报价57000元/吨至60000元/吨,主流成交每吨55000元左右,实单一单一议。”

“今年以来,多数化工原料都是这种状态。商品价格的上涨下跌都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两高政策下,化工类企业的环保要求趋严,一些中小规模的企业的开工受到了限制,供应端相对来说是偏紧或者是缺失的。”中宇资讯增塑剂产业链主管柳东远告诉记者。

10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中,化工原料类价格上涨20.7%。

涨价冲击波层层传导

下游提价对冲成本压力

“上游涨,我们只能跟着涨。草甘膦价格从之前的20000多元/吨涨到了70000多元/吨。国内草甘膦行业中小企业产能持续退出,现有多家草甘膦企业生产装置满负荷运转,总体货源偏紧。”上述南通地区某精细化工公司某副总经理告诉记者。

“原料药价格也一直在涨,可以说是‘一天一个价’。但因为我们参加公开招投标的项目比较多,产品价格这块不可能随意提价,目前还是扛着没有涨价,具体扛多久不好说。”南通地区某杀虫剂生产企业销售经理小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原料涨价无异于一次行业“大考”,考验的是产业链企业在渠道上的影响力,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力。

“这一轮的价格上涨是一级一级传导的,从原料到生产过程到终端产品价格都是在上涨的,这和过去某一个环节产品提价不一样,是产业链从上到下的一次‘通胀潮’。”广州地区某化工行业从业人员在采访中表示。

“原料涨价,企业成本上升,提价是肯定的。但在实际操作中,涨价在产业链的传导有时并不顺畅。刚需和一些高频产品涨价可以,非刚需涨价肯定会受到影响,抵触的情绪一旦产生,终端需求就会受到抑制。”柳东远告诉记者,短期内一个供需关系产生之后是不会很快缓解,这种趋势至少会延续到明年一季度,二季度以后可能会有所好转。

谈及原材料上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原材料上涨是全球多个因素影响的结果,并非单一的能耗双控所导致的。上游煤炭、石油、天然气能源价格上涨的同时,新能源产业无法承担庞大的能源需求,在供应面没有提升的大背景下,需求端又出现了大量电力需求,造成整个电力不足。”

盘和林表示,“原材料价格上涨还会有所延续,但应该不会超过冬季用电高峰期。对于企业来说,要积极争取产能,毕竟当前库存较低的大背景下,生产出来的产品销路还是比较乐观,大多数市场细分领域供不应求。电力企业或者有规模的工业企业,可以采取储能措施来进行电力管理,在电力需求低谷期增加电力储备。而在原材料方面,企业可以通过远期合同和套期保值来锁定成本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