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一罩难求”沦为行业泡沫!疫情再次席卷全球!口罩能否迎来第二春?

2021-01-22  来源:今日塑价
 
      口罩分类及医用口罩材料概况分析
 
      口罩根据用途可分为普通纱布口罩、医用口罩、日用防护型口罩和工业防尘口罩四大类。
 
      医用口罩口罩是由三层材料构成的,内外层都是无纺布,核心层是熔喷布,熔喷布的主要作用就是过滤细菌颗粒。
 
      但无论是无纺布还是熔喷布,其主要原料都是塑料原料,例如PP、PET、PA等等,而熔喷布的主要材料是PP材料。这种PP原料必须具备高熔指的特性,一般熔指要求在1200-1800范围之间,其次需要具有分子量分布窄、流动性稳定、灰分低等优良性能。高熔指PP一般是由PP树脂经过改性工艺制得的,目前常用的方法是通过过氧化物发生降解反应的可控流变改性方法制得。
 
      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响,口罩需求严重短缺。熔喷无纺布的生产成为行业瓶颈;而熔喷无纺布的原料PP目前价格已经基本稳定,因此现在最缺的是熔喷无纺布生产线。
 
      中国口罩行业产业链分析
 
      口罩行业产业链总体不复杂,上游主要是口罩生产的原材料及生产设备,中游为各类口罩的生产制造,下游则是药店、医院等口罩的流通。
 
      在口罩产业链中,作为国内最大的医卫原料供应商,中石化是最上游聚丙烯原料的生产者。为保障中游熔喷布价格稳定和下游口罩产品供应,中石化上半年已经打通产业链,全面介入熔喷料、熔喷布和口罩生产。
 
      除此以外,大批企业扎堆进入这个行业,从制造业巨头到中小从业者,形成了一股口罩生产“飓风”,其中不乏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广汽集团、富士康、格力等制造业巨头。
 

      国内口罩需求依旧强劲 但“疯狂”不再
 
      2020年2月,因春节休假期原因,无纺布行业开工率在50%左右。因此在去年疫情突发初期,随着口罩的需求量急剧攀升,直接形成“一罩难求”的局面。
 
      2020年下半年,随着从一罩难求到供应恢复、价格回落,口罩行情变化是国内产能大幅度提升的结果。
 
      2021开年即遭疫情反复,熔喷布、口罩需求再次大增,但本次情况较2020年年初突发疫情来看企业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无纺布、口罩企业生产线产能都是充足的。在本次疫情反复的情况下国内各无纺布、口罩企业第一时间开足马力,保证市场需求。目前无纺布行业的开工率已经稳定在65%-70%区间,大部分企业订单排产已到2月份初。
 
      口罩行业泡沫期已结束 价格恢复正常
 
      KN95口罩在2月份一度暴涨至42元/只左右,随着3月份纤维料、熔喷布、口罩等相关企业陆续开工,KN95口罩价格也慢慢在回落,一次性防护口罩2月份也从疫情前的0.8元/只涨到了4元/只,随着口罩企业的涌入,疫情的稳定,一次性防护口罩库存量的暴增。5月,由于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缓和和口罩产能的增加,市面上的口罩价格已经逐渐恢复。在6月份价格跌至0.5元/只,较疫情前还低0.3元/只,12月以来随着天气的转冷,二次疫情的爆发,口罩需求量有所增加,但由于口罩生产企业和口罩生产线的增加,国内暂时不会出现暴涨的现象。
 
      现在的各大电商平台上,国内防疫物资的需求从一开始的井喷,已经渐趋正常化。搜索各大电商口罩价格,目前KN95口罩价格在10元/只以内;一次性医用口罩价格目前为0.4元/只,甚至不乏一些厂家为了清理库存而展开的促销活动,19.9元可以买到50只医用口罩。
 
      目前口罩企业利润微薄,随着国内河北、黑龙江等地疫情复发,国内民众恐慌心理增加,口罩需求量增加,但国内熔喷布、口罩产能足够,预计后期价格会略有上调,但应该不会出现2020年暴涨的情况。
 
      而之前被炒得如火如荼的口罩原材料——熔喷布,价格也大幅跌落。据报道,熔喷布价格曾经最高被炒到70万元/吨,而到了2020年7月,采购价格已经回落到3.6万元/吨,仅为最高价的1/20,而制作熔喷料的PP纤维料等原材价格也趋于平静。
 
      1月以来,受疫情反复影响,国内熔喷料价格处于增长阶段,但涨幅有限!目前大韩道恩、金发科技熔喷料涨至1.2万元/吨、山东道恩自提价1.15万元/吨。
 
      中国为全球每人平均提供40个口罩!
 
      随着国内疫情的控制,我国大批口罩都流出海外。
 
      目前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口罩生产国,牢牢掌握着超过50%的国际市场。
 
      2020年2月,凭借国内强大的产业链和制造能力,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涌入“口罩”制造行业,中国仅用一个多月时间便将口罩生产能力从日产2000万只提升至1.1亿只,满足了全国人民对口罩的需求。
 
      自2020年二季度开始,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相继大规模爆发新冠疫情,由于其他国家和地区防疫物质准备并不充分,疫情直接给海外各经济体造成了沉重打击。
 
      恰在此时,海外各经济体对防疫医疗物资需求激增,然而由于他们的制造业陷入困境根本无法生产出足够的医疗物资,而此时已恢复正常生产的中国迅速供应充足的医疗物资支援他们的防疫工作。
 
      据海关总署2021年1月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3月至12月底,全国海关共验放出口主要疫情防控物资价值4385亿元,其中口罩出口2242亿只、价值3400亿元,相当于为中国以外的全球每个人提供近40个口罩。
 

      而随着进入2021年,许多国家正在抗击新一波病毒的来临,限制措施相继再起,口罩和其他防护用品短期内的需求仍存上涨可能。
 
      冷静思考!追风口的正确姿势!
 
      作为普通防护用品,国内大量企业都能够生产口罩,这也导致了许多口罩质量优劣不一甚至出现“假口罩”风波。
 
      受利益驱使,一些中小企业使用不规范的低熔指聚丙烯生产熔喷布,在对原料、设备、生产工艺等缺乏了解的基础上贸然赶产。还有很多小作坊的生产机器都是用其他设备改造而成的,根本无法使用熔指1500的熔喷布专用原料。生产出的是未经驻极处理、过滤效率仅有百分之四五十的“熔喷布”,与符合标准的熔喷布过滤效率差别巨大。这些不合格产流入市场,直接影响了口罩产品的质量。
 
      近日上海市场监管部门,在开展全市防疫物资产品“闪剑”集中执法行动中,查获55万余只涉嫌假冒的N95口罩,初步估计货值超过500万元!
 
      为了整顿口罩市场,海关在去年4月连出两记重拳。2020年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4月10日起,口罩等指定的防疫物品必须通过法检才能出口。
 
      不管是想要赶一场“晚集”的生意人,还是提前“入场”的企业,“口罩热”退散之际,目前都到了要冷静思考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