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力式微:三星关闭在华电脑工厂

2020-08-0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三星关闭电脑工厂的举动属于意料之中。国内电子消费市场竞争日益增大,加上国产设备技术性能的提升,三星不再具有之前的竞争力。”
 
      三星在华布局再度生变。
 
      近日,韩国三星电子宣布,将关闭位于苏州的电脑工厂。据苏州三星电子电脑有限公司《致员工的相关说明》(以下简称“说明”)显示,三星苏州电脑工厂将关停生产线,仅保留研发人员,未来三星也将专注于PC研发领域。
 
      需要注意的是,苏州电脑工厂是三星在华的最后一个电脑“据点”。不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三星中国方面表示,此前业界流传三星将中国电脑生产线转移至越南的说法并不准确,三星方面没有明确计划。此外,三星在全球范围内还有其它电脑生产线,中国区域的电脑工厂则转向侧重研发。
 
      同时,三星中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三星在华的动作并非撤出中国,而是进行相应的转型升级。未来在中国仍将继续加大投资,围绕中高端产线进行相应布局。三星电子在关闭苏州电脑工厂的声明中也表示,“中国仍然是三星的重要市场,我们将继续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三星关闭电脑工厂的举动属于意料之中。国内电子消费市场竞争日益增大,加上国产设备技术性能的提升,三星不再具有之前的竞争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分析称,“面对逐年下降的产值以及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此时关停是个比较合理的选择。”
 
      关停电脑“据点”
 
      尽管如今面临关停命运,但三星的苏州电脑工厂也曾“辉煌”过。
 
      公开资料显示,苏州三星电子电脑有限公司(Samsung Electronics Suzhou Computer,简称SESC)于2002年9月在苏州工业园注册成立,初期投资总额3358万美元,注册资本1343万美元。
 
      2003年4月,SESC正式投产,占地面积26000平方米,并在2003年11月通过相关认证。2005年5月,SESC将韩国笔记本电脑生产线迁至苏州。
 
      据了解,SESC拥有员工约2000人,拥有研发、测试、表面贴装技术(SMT)和装配生产线,主要向欧美出口产品。成立之后,SESC多年入选中国出口企业200强。
 
      不过如今,SESC也终于要隐退了。据说明透露,SESC关停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近年来市场竞争激烈、公司产品市场份额不断萎缩所致。根据中国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SESC年产值高达43.23亿美元,但到2019年却跌至75.06亿元人民币,刚超过10亿美元。
 
      说明指出,为应对市场和形势的变化,三星总部调整发展战略,对电脑产业进行转型升级,SESC将专注研发工作,做大、做强PC研发,使三星电脑产业在未来国际竞争中获得新的竞争优势。因此,除研发人员之外,三星苏州电脑工厂其他人员的劳动合同履行均会受到影响。
 
      “本次三星关闭苏州电脑工厂的行为,实则是三星面对如联想、华为、小米等中国本土电脑企业的崛起,市占率节节败退,最终无法生存之举。”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客席讲师吴奕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
 
      至于为何选择当前时点进行这样的操作,背后也不无原因。“疫情之下,全球经济下行是肯定的,但具体的发展趋势却是未知,面对逐年下降的产值以及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此时关停是个比较合理的选择。”盘和林表示。
 
      供应链转移?
 
      三星此举之所以再次获得关注,源于它之前的种种举动。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三星便加速从中国撤离部分业务。近年来,三星陆续关停位于天津、惠州、深圳等地的智能手机工厂,今年再有消息传出,三星将在年内“割肉”液晶显示生产线,位于苏州的8.5代线也可能停产。因此,有观点认为,以三星为代表的外资企业正在将供应链转移出中国。
 
      不过在盘和林看来,这些举动并不代表短时间内供应链便能够完全实现转移。“企业都是理性人,转移与否还是要看成本收益。当前,供应链转移的理由无非是劳动力成本提升、生态环境及技术工艺规制更严格、优惠政策的取消等,种种因素共同造成了制造成本的上升。”盘和林分析称,“不过,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同时伴随着劳动生产效率的提升,也就是说,单位有效劳动的成本上升并不那么显著。”
 
      盘和林强调,中国良好的基础设施、完善的产业链以及巨大的消费市场成为外资企业转移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盘和林表示,“在市场方面,当前经济环境下,国际来看需求都存在明显的不足,而中国市场的潜力又是众所周知的,离市场越近自然越容易实现产品向货币的跃迁。”
 
      因此,盘和林认为,在当前来看,我国依然是设厂的最佳选择,外资供应链转移仅是一批竞争优势不明显的企业。
 
      吴奕捷同样认为,本次新冠疫情发生之后,中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张力充分显现。“中国经济未来的‘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一方面刺激内需,另一方面通过优化营商环境吸引全球企业来华投资设厂,是所有外国高科技企业无法忽视的市场。”
 
      吴奕捷分析称,事实上,特斯拉在上海设立超级工厂的举措,是其最近扭亏为盈、股价创历史新高的幕后功臣之一。而近日,日本丰田也打算投资12亿美元在天津建造电动车工厂。
 
      “从中可见,外资将工厂撤离中国并不是大趋势。”吴奕捷强调。在他看来,反倒是中国的产业链由低端向中高端推进,导致不少外资劳动力密集型或失去竞争优势的产业转移至东南亚,其中便包括三星此次关停的电脑工厂,及其前几年关闭的手机工厂。(作者:杨清清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