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口罩告诉你,为什么欧美要求助中国?

2020-03-31  来源:科工力量
 
       最近全球疫情局势可谓“一浪接一浪”。目前中国基本控制住了疫情,但在韩国、伊朗之后,欧洲和美国却开始迅速蔓延。

其中,欧洲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意大利、丹麦、法国等先后效仿中国“封城”;英国在希望于“群体免疫”后终于克制不住,宣布全境“封城”。德国呢,一边“弃疗”一边趁火打劫。尽管默克尔说疫情是二战以来最大挑战,但仍有年轻人在“派对”。

在疫情期间,首当其冲宣扬要“自由与民主”的美国,也宣告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管控疫情,同时禁止欧洲申根区26个国家人员入境。目前,美国已成为全球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至少有八个州宣布“居家隔离令”,影响超过1亿人口。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图/海外网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图/海外网

大难临头各自飞,经常称兄道弟的欧美国家各打着算盘。同时,他们对中国“抗疫”措施的“话风”开始突变:从原来的指指点点、抹黑质疑到效仿学习、虚心请教。

尤其疫情较严重的意大利、西班牙、塞尔维亚和挪威等国,在明确欧盟兄弟靠不住后,纷纷公开向中国求助。其中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求援时,更是潸然泪下。

而中国在对意大利首先“以恩报恩”、援助非洲以及东南亚等地后,也向欧洲多国密集派出了多名医疗专家,以及运送口罩、防护服、呼吸机等大量救援物资。

但美国放不下这脸,同时唱起了“双簧”,一边喊着“中国病毒”,一边又说“美国需要中国的口罩”,同时将中国制造的医疗产品进口关税从25%降至零,试图再用资本主义的一套推动中方对美输出口罩。

那么,作为老牌发达国家,欧洲和美国造不出口罩吗?为什么会在小小的口罩问题上求助中国?我们具体来看一下。

01 纷纷打脸

口罩最早的雏形出现于元朝宫廷,用来遮住口鼻,以免呼出的气污染食物。这一点在《马克•波罗游记》中有记载。

19世纪末,随着西方医学发展以及制备技术升级,现代口罩开始应用于医护领域。到了一战后期,“西班牙流感”导致全世界5亿人感染、5000万人丧生。在全球恐慌下,口罩首次变成公众常备用品。

此后,在历次“大流感”、“SARS”、“埃博拉”以及空气污染等全球性的公共卫生事件中,口罩又扮演了预防和阻断病菌传播的重要角色,并在“SARS”等疫情中出现规模性短缺。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一句话: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汲取任何教训。

尽管有多次前车之鉴,但欧美多国在疫情初期认为戴口罩与现代“民主与自由”存在一定冲突。于是,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美国政府发布的官方防疫手册,建议基本类似:不需要。

 3月8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一名女子戴着口罩。图/新华社3月8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一名女子戴着口罩。图/新华社

童话王国——丹麦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甚至曾直接公开发声,要求戴口罩和居家隔离是侵犯人权的行为。意大利人民最初更用抗议行动表示:要自由不要口罩!

在官方政策和一些世俗理念影响下,这些国家的公民即便有口罩,大部分也勇敢选择“不戴”。即便有的人心里很慌,但因为无法承受其他人的眼神“秒杀”或者怕“被打”,也放下了口罩。

不过,随着疫情殃及自身,并迅速扩散。欧美各国开始纷纷打脸,逐个宣布禁止口罩出口、封锁边境。一些国家甚至仗势欺人“抢劫”,或者偷摸“截胡”。

比如德国扣下瑞士24万只口罩以及意大利从中国采购的83万只口罩,法国拦截了英国数百万只口罩订单,而意大利对瑞士的一批消毒水也不放过。

在欧美各国相继放出“大招”后,全球“抢口罩”大战进一步升级。这导致欧盟多国之间已失去不少信任,同时市场也已经被严重扰乱。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表示,全世界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的需求量已是正常水平的100倍,价格则是正常水平的20倍。

目前,欧美多国政府出台了医疗物资紧急调配措施,重点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口罩。但这个基本的诉求显然无法保障。

面对日益严峻的疫情,何以解忧?似乎唯有口罩产能。

02 产能虚脱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试图启动冷战时期用于朝鲜战争的《国防生产法案》,以命令美国企业完成口罩生产订单。为什么需要“命令”?

自一月疫情爆发以来,全美最大口罩制造商Prestige Ameritech几乎每天收到上百个订购电话或邮件,目前累计已收到超过15亿只口罩的订单。

但Prestige Ameritech公司并没有因此高兴,因为当前产能达到了最大负荷,也根本满足不了市场需求,而提高产能存在难以预知的风险。

Prestige Ameritech公司执行副总裁迈克•鲍文认为,如果再像十年前H1N1流感爆发时,迅速扩大生产而最终无用武之地,公司将可能再次走向破产境地。这透露出美国口罩制造商和政府不同的想法。

更为重要的是,近十多年来美国的口罩制造商及生产线正在不断缩减,医用口罩的供应从90%的美国生产变成了95%的海外生产。

其中,美国的3M、霍尼韦尔等知名口罩生产商将工厂几乎全部迁到中国市场,大约90%的口罩要从中国进口。

 上海3M中国公司漕河泾工厂口罩生产线。图/新华社上海3M中国公司漕河泾工厂口罩生产线。图/新华社

在欧洲,虽然口罩企业数量不少,但产能基本上都不大。尽管各国政府要求企业“马力全开”,但其中的“焦虑”也与美国类似。

Dach公司是德国主要的口罩制造商之一。由于订单暴增,这家公司最近每天超负荷运转,出现了创立25年来从没有过的“盛况”。

然而,Dach公司的制造工厂其实主要在中国,而且已经组成了一条完整的口罩制造供应链:德国总部主要负责设计产品、仓库和物流,中国工厂主要负责原材料和生产,产品最终销往世界各地。

由于现在从中国来的口罩原料及成品短缺,Dach公司不得不做出改变,大幅提高了德国及其他地区工厂的生产能力。

在与德国接壤的捷克境内,医疗用品公司Respilo在疫情后的订单同样增加了10倍有余。

尽管Respilo公司生产的口罩一直只供应欧美市场,但通常的生产流程是:由捷克提供口罩生产的原料,在中国加工完成。

目前Respilon正考虑在捷克和以色列建立新的生产线,预计5月可投入生产,届时可日产70000只普通口罩、6000只医用口罩。

不过,这样的产能在巨大的需求下恐怕只是杯水车薪,另外等到5月投产或许“黄花菜已经快凉了”。

整体上,大部分欧美国家的口罩制造商都将生产线设了在中国,而本国产能有限。受疫情影响,一些制造商正考虑将生产线撤回本国或其他地区。

 03 求助中国

撤回生产线显然并不容易。当初欧美国家将口罩生产线设在中国,除了基于市场因素考虑,中国拥有完整的口罩产业链因素至关重要。

21世纪初,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及在“SARS”疫情后建立口罩相关标准,3M、霍尼韦尔等公司开始将工厂转移到中国。

后来,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及产业链日益完善推动下,欧美口罩制造商不断加大将口罩等众多生产转移至中国。同时,国内口罩制造商不断涌现。

目前国内口罩产业链相关企业超过2万家,主要分布在华北和华东地区。那中国的产业链优势是如何体现出来?

发展到现在,口罩主要应用于医用和劳动防护两大专业领域。其中,医用口罩又分成普通医用、医用外科和医用防护三个等级。

构造方面,常见的医用口罩主要由表层抗湿层、中间过滤吸附层、内层贴肤层,以及耳带线、鼻梁金属条等部件组合而成。

 图自网络图自网络

其中,医用口罩表层及内层大多为纺粘非织造布,而中间过滤吸附层包含一层或多层带有静电的熔喷非织造布,起到最核心的防护作用。

看似普通的口罩构件,同样拥有精巧复杂的产业链,大致分为以下四层:

上游为聚丙烯、橡胶等石化原材料,中上游是使用原材料生产熔喷无纺布等,中游是利用口罩机将无纺布制作成口罩,下游为医院、药店等终端客户。

在生产流程中,聚丙烯可能来自浙江的镇海炼化,这些原料在山东被加工成熔喷无纺布,然后再运输到河南,当地及全国其它地方再引进鼻梁条、挂耳绳等,最终制成口罩。

在设备方面,河南的口罩机可能来自东莞,而东莞的这些设备涉及到材料加工、电气控制、气动元件,很有可能要从长三角、珠三角购买超声波压焊、自动包装和消毒设备等。

不难发现,一只口罩的生产,涉及化工、纺织、机械、冶金、电子等基础工业门类,以及原材料、设备、厂房、资金、人力、准入许可、生产周期七大要素。

可以说,全世界只有中国才拥有最完整的口罩产业链、供应链和生产要素。中国去年生产了近50亿只口罩,占全球产能的50%以上。

而欧美国家要么口罩产业链不够完善,要么只瞄准金字塔“顶端”,导致特殊时期对快速整合提高产能“有心无力”。鉴于疫情愈演愈烈,一些国家不断开始向中国求助。

04 极致动员

即便拥有完整产业链的基础,如何让它们快速“碰撞”出高质、高效的口罩产品,这也考验着中国的国家和市场组织极致动员能力。

在原材料方面,熔喷布被称作口罩的“心脏”,但由于生产线的设备安装复杂、成本高、周期长,是提高口罩产能的首要瓶颈。

比如,2018年全国无纺布生产量约594万吨,但熔喷布的产量产量只有5.35万吨,日产量约为180吨。而且不仅用于口罩,还用于环境保护、服装、擦拭材料等。

疫情当前,中国石油化工研究院把研发口罩所需熔喷料、熔喷布作为重大政治任务,一周之内便完成了研发生产的一系列工作。

另外,熔喷布生产线国产设备的交货期通常要3至4个月。而中国石化旗下燕山石化接到任务后,600多人昼夜连续奋战,半个月内建成一座厂。

目前,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分别筹建10条、4条熔喷布生产线,预计4月全部建成投产后,日产量可分别达到18吨、7吨医用口罩熔喷布。

与此同时,国资委紧急推动加大医用口罩机等关键设备的研制生产,采用“多家企业、多种方案、多个路径”的模式攻关。

 中国电子口罩生产线 图源:国资小新,下同中国电子口罩生产线 图源:国资小新,下同

其中,广州国机智能等企业及其供应链成立了平面口罩机攻关组,仅用一个月时间生产出100台口罩机。

另外,航空工业集团研制出“1出2型”高端全自动口罩机。这台口罩机由共2365件零件组成,但只需简单培训便可实现单人操作,每天可产出100多万只口罩。

在国家发改委等三部委发文以及市场因素驱动下,自2月以来,全国口罩和呼吸防护相关企业新增6000多家,同比增速达1561%。

上汽通用五菱、富士康、比亚迪、格力、三枪、利郎、报喜鸟等大量零售、服务以及科技企业,都纷纷“跨界”转产口罩及口罩机等。

多家企业创出馋产能奇迹。五菱从想法提出到下线20万只医用口罩,仅仅用时3天,比亚迪在2月底达到惊人的日产500万只口罩。而格力前期报废了100多万元设备后,继续增加生产和口罩投放量。

至2月29日,中国口罩产量创下新高: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相比去年日均产能提升近10倍以上。目前已有效满足疫情防控需求。

至于国内有人担心疫情过后产能过剩的问题,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将由政府收储富余产量。不少企业也称,将根据供需变化做好再转产准备。

结语

疫情期间,医疗物资生产也是在与时间赛跑。小小一只口罩,其实关联产业链多个环节,涉及数百项产品,哪一环节出问题都会影响生产进度。

中国口罩产能“双亿”目标实现的关键,是以中国完善的工业体系、完备的上下游产业配套能力为支撑,全国上下齐心协力的“硬核复产”。

有趣的是,在中国众志成城抗“疫”、提高了口罩产能时,一些西方媒体无情渲染中国强制国内企业(含外资)将设备卖给政府。而后来又在表达“需要中国的口罩”同时质疑中国稿“口罩外交”。这是求人都还带着刺。

目前,中国已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总计666个工业门类,而且工业总产值在2011年已超过美国,位居全球第一。

实际上,中国与美国及部分欧洲国家在工业门类、产业链方面的差距不算很大,但只有中国实现口罩快速扩能、转产。其它国家为什么没有做到呢?

这其中还有核心的一点是,重大疫情当前,中国企业在口罩生产上具备不计成本投入的魄力、毅力和执行力。而一些资本主义国家面临政府和企业的部分摩擦,让企业生产口罩竟然需要动用《国防生产法案》。

基于完整产业链和国家统筹建设,“中国制造”在疫情中展现出强大危机应对能力和灵活性。这种实力也让日本学者惊呼:中国与美国一样,将是一个“绝对不可与之开战”的国家。

有所警示的是:1896年时美国的工业产值就超越了英国,但直到二战后才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其中用时接近五十年。时代已然骤变,但中国在工业升级的道路上仍然有一段距离。

一些现象也反映着见微知著的变化,在这场全球战“疫”中,人们可以发现:“美元”再强也变不了口罩等医疗物资,但“人民币”做到了。这引起了不少国家的思考和学习。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中国更“逆势”支持医疗物资出口,已经向80多个国家提供口罩、试剂盒和防护服等产品,以实际行动落实大国担当,为全球防疫作出应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