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 | 黄有光:中国经济完全没有下行

2019-01-29  来源:网易研究局
 
      作者|黄有光(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黄有光:中国经济完全没有下行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1日发布的报告,初步核算,2018年全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90030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2017年实值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目标。然而,各方纷纷评论说今后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实际上,中国经济不但完全没有下行,反而是还在高速增长,预计也会继续以高速至中速增长很长一段时间,然后逐渐减速到中低速度。
 
      把每年实值增长百分之六以上,说成是经济下行,是很有误导性的说法。如果以每年6.6%的速度增长,40年后,会成为现在的12.89倍;80年后会成为现在的166倍;120年后,会成为现在的2142倍! 这绝对是高速增长!说是下行,什么道理?评论者是被中国以前的超高速增长“宠”坏了?还继续要求长期不可能维持的速度。
 
      如果以每年9.8%的超高速增长,40年后,会成为原来的42倍;80年后会成为原来的1771倍;120年后,会成为原来的74521倍!不超过几百年,即使整个地球的所有物质都成为现在的钻石的价值,都不能够完全体现出来那么大的价值!怎么能够要求长期维持这种超高速增长呢?
 
      第二,这二十多年来,中国的人口增长速度已经低于每年1%,将来还要成为负增长。因此,绝大多数的GDP增长,都是人均GDP的增长。以前说的“翻两番”,只要每年以4.73%的速度增长,30年后就会翻两番;只要每年以5.7%的速度增长,25年后就会翻两番。因此,这些百分之五左右的年增长率,也还是高速增长。如果以6.6%的速度增长,只要不到22年,就已经翻两番。
 
      第三,由于以前的超高速是不可能长期维持的,增长速度的温和下降,是好消息,不是坏消息。急速下降或变成负增长,才可能是坏消息。其实,增长速度的下降,是看其增长率,而不是看其增长量。如果看每期比以前增长的实值绝对量,或是在不变价格下所多生产出来的物品或劳务,则中国近年来,几乎每年、每季的增长实值量都比上一时段更多。也就是说,如果以增长的实值量而言,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还在加速。例如,2017年的增长率是6.9%,而2018年的增长率是6.6%。不过,这2017年的6.9%是比起2016年的GDP而言,而2018年的6.6%是比2017年的GDP而言,由于2017年的GDP已经比2016年的GDP多了6.9%,因此,2018年的6.6%,在实值产量而言,等于2017年的6.6%乘以1.069 = 7.0554%,而这比2017年增长的6.9%还多。
 
      对于某些问题,是上述实值绝对量的增长才是人们应该关注的,而不是增长率所反映的比例增长速度。例如,有些中国的学者,强调中国大陆“经济下行”,某些地区今后已经不能够依靠大陆的贸易与投资等,而需要另外开拓其他渠道。其实,对于中国某些地区或其他经济区域而言,中国大陆是否能够继续提供大量的经济机会,是其经济的实值绝对量,以及每年增长的实值绝对量。中国经济的比例增长率虽然在温和减速,但其增加的实值绝对量还在增速,给中国某些地区以及其他地区提供的经济机会,还在增加。
 
      第四,中国经济的比例增长率虽然会温和下降,也面对一些困难或问题,但这些问题往往被夸大,而一些有利因素,却没有被足够重视,包括下述各点。
 
       ·人们所强调的债务问题,笔者在本栏的《中国债务问题的严重性被夸大》一文论述过,由于中国的高储蓄率、高增长率、债务不是对外负债、债务多数是投资性而非消费性等因素,实际上问题远远没有很多人所担心的那么严重。其次,根据这次统计局的报告,2018年企业资产负债率已经在下降。例如,2018年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9.1%,比2017年下降1.6个百分点。

      ·人口在数量上的红利虽然会减少,但质量上的红利会继续增加。

      ·包括高铁在内的多年来的大量基础设施投资,会在今后带来红利。

      ·虽然面对特朗普的贸易战,但2018年居民消费价格比2017年只增长2.1%,低于3%的预期目标,给中国政府有很多在货币与财政政策上调控的空间。

      ·2018年1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9%,比上年同月下降0.1个百分点。

      ·2018年民间投资394051亿元,增长8.7%,比2017年加快2.7个百分点。

      ·2018年居民收入消费稳定增长,农村居民收支增速快于城镇,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69,比上年缩小0.02。

      ·虽然后发优势的空间在逐渐减少,但像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所多次论述,这个空间还很大,因此他认为中国经济还有几十年的高速发展期。笔者同意他的分析。

      ·虽然造成中国以前的超高速发展的因素,有些已经减弱,但大体有很多因素还在起作用,因此,中国经济将会以中高速增长。
 
      因此,虽然有人担心中国可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笔者认为这个可能性是不存在的。中国人均收入已经接近高收入的门槛,即使每年只以5%的速度增长,多几年就会跨过这个门槛。
 
      笔者认为,中国的问题,不是会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而是在继续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如何处理环保问题,收入分配不平等等问题。中国去年初已经开始征收环保税,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税额须要大量提高。
 
      最后,在温饱与小康之后,经济水平已经不是人们提高快乐的重要因素,因此,与其担心增长速度下降,不如考虑增加快乐的其他重要因素。

  • 咨询电话:020-37412294(周一至周日 8:30-17:30)
    移动电话:13302257631(24小时在线)
  •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条款
    Copyright © 2013-2019, 版权所有 www.gzweis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8002802号-1